玫瑰的故事熱播,劉亦菲用58萬的裙子,打了多少國產劇假窮人的臉

2024-06-17 02:10:12   來源:好新聞   作者: Ellison

《玫瑰的故事》熱播,讓我們又一次看到神仙姐姐的魅力。

不過越往後看,越覺得劇情懸浮,明明跟莊國棟只是暗生情愫,卻能一見面就滾牀單,上一秒感情還如癡如墜,下一秒就鬧到砸爛對方的家。

感情的變化,可以理解爲對愛的投入過深,但穿搭方面,似乎跟她的身份完全不匹配。

劉亦菲飾演的黃亦玫,出身書香門第,父母都是高校教授,住在學校的家屬院。

從家庭布置來看,並不算富裕,符合學者樸實無華的身份,家裏最值錢的,就是父親書房那些收藏的書了。

黃亦玫的父親喜歡養花,他的私房錢也藏在花盆裏,目測有2千多。

剛從學校出來,黃亦玫想买個一千左右的手機,還跟父親求助,說明手裏並沒有什么錢。

而她去上班的時候,穿的衣服完全是富家女。

一件泡泡袖玫紅色小上衣,價值3200元,手裏拎的黃色小包包,價值26000。

展开全文

在家裏隨便一套睡衣,就是真絲拼色,官網的價格是2980元。

跟蘇蘇去參觀展會,黃亦玫身上的黑白色連衣裙,是23年的春季新款,手裏的紅色經典包,價值2萬7。

布置展會,黃亦玫是親力親爲,就連展品位置的擺放,都自己量尺寸,不過她手裏拎着28900的包包,蹲在地上幹活,我敢打賭,一個職場新人,絕不舍得拎這么貴的包包去“工地”。

跟男友見面,爲了在對方心裏留位置,她在牆上畫了巨大的玫瑰,穿的衣服看似隨意,但那件襯衣和牛仔褲加起來,也需要7千多,還有脖子上的項鏈,價值近2千。

到上海讀書的時候,爲了租房精打細算,選了方協文推薦的800塊小閣樓,但她在看房時,穿的那件撞色夾克,就價值3000塊。

她在搬家時,穿的白色鏤空連衣裙,價值58萬多,作爲一名讀研的學生,真不是普通的奢華。

還有那件經典的金黃色禮服,在裏面出現過兩次,一次是接近莊國棟,另一次是跟前老板出席活動,體現了兩種完全不同的心境。

這件禮物是高定款,價格沒有顯示,但從她搭配的2萬8項鏈來看,就價值不菲。

另一件高定禮物,是黃亦玫追到法國,陪莊國棟參加母親的酒會,禮服上的每一個珠珠,都是手工縫制,也是21年的高定,搭配的蝴蝶花紋耳環,一副就38萬。

咱先不說高定禮服的穿越,就說這些奢侈品衣服和首飾,是一個學生和剛入社會的新人,能穿得起的嗎?

當然,劉亦菲有這個實力,但黃亦玫沒有。

劇情真正能夠體現黃亦玫真實身份的,是那個諾基亞手機,還有坐公交車去學校的畫面。

這也是國產劇割裂的地方,爲了體現角色的窮,只能用做飯和公交車,來展現節約的態度,殊不知,那些不經意體現的奢華細節,早已打了“假窮人”的臉。

類似的假窮人還有很多。

比如《我的真朋友》職工,楊穎飾演一個職場新人,在上海月入幾千,還要自己租房和喫飯,她看上去摳摳搜搜,但租的洋房是精裝修,而且在市中心,房租上萬,已經超過她的收入。

爲了省錢,她买了自熱鍋,看了讓人無語,可能她從來沒喫過苦,真正的窮人,別說喫自熱鍋,就連桶裝方便面都不舍得。

還有《歡樂頌》裏的小蚯蚓,明明是工人的女兒,工作也不穩定,連外賣都不舍得买,卻還是要合租高檔小區的房子,看上去一直在哭訴不容易,實際上,很難讓人同情。

窮人家孩子早當家,你去租便宜一點的房子不行嗎?

爲什么大家喜歡看《狂飆》,因爲裏面的細節夠接地氣。

別看高啓強發達後,化身時尚達人,但他在落魄的時候,是真的窮,一件穿到變色的夾克,還有隨手往身上擦水的動作,都能看出,這就是普通人真實的生活。

一部劇能不能成爲經典,不僅要看劇情的節奏,也要看細節的把控,要不然,明明是職場新人,卻穿出了富家女的奢華,分分鐘讓人出戲,確實很養眼,但太不接地氣。



標題:玫瑰的故事熱播,劉亦菲用58萬的裙子,打了多少國產劇假窮人的臉

地址:https://www.wellnewss.com/post/650631.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信息之目的,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絡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導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