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背後,走進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工廠

2024-06-15 18:21:21   來源:好新聞   作者: Ellison

2001年,制表界出現了一個全新的品牌,它以獨特的酒桶型表殼和大膽獨特的設計,引起了高端腕表市場的矚目。23年過去,似乎品牌的名字已經代表着突破與創新,總能帶給人出乎意料的驚喜,它就是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

自誕生以來,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共產出了60,000枚腕表,如今55%的腕表採用品牌自主研發機芯,其他特殊機芯則是與廠商Vaucher和APLL合作。令大家好奇的是,這樣一個與衆不同的腕表品牌,它是如何在瑞士誕生,其背後的研發團隊又是創作。

HOROMETRIE SA

理查米爾先生之所以創立RICHARD MILLE,是希望开發出“一款夢寐以求的腕表,其生產與制作流程所產生的高昂運作成本幾乎鮮少考慮”。在這條路上他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夥伴多米尼克ㆍ蓋納(DOMINIQUE GUENAT)。

“拒絕妥協。我們的腕表無論是材料的選擇、技術的運用,還是具備的功能,制表廠都奉行着一個關鍵詞:創新。”這也是多米尼克的制表信條。共同的目標推動了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第一款腕表RM 001陀飛輪腕表的誕生。

RM 001陀飛輪腕表

RM 001在當時所有的技術先例中另闢蹊徑,使用了方便維護並抗衝擊出色的陀飛輪機芯架構。表殼和機芯的設計齊頭並進,摒棄了採用任何表殼襯圈來加以支撐,這樣的設計在當時十分少見。RM 001的誕生不僅成爲了日後开發團隊的樣本,也爲打造品牌後續形象奠定了基礎,並確立今天備受各方肯定的品牌特色。

第一塊裏程碑式的腕表誕生背後,離不开理查米爾先生攜手多米尼克經營的Guenat S.A. Montres Valgine(GMV)以及Horométrie S.A.。

前者一直坐落在勒布勒勒(Les Breuleux),已經有114年的歷史,從機械機芯到石英機芯,再回歸到機械傳統,它始終在制表業的發展和革新浪潮中屹立不搖。

GMV的故事與一個家族息息相關。1900 年,阿裏·蓋納(Ali Guenat)先生成爲一家鐘表廠的老板,开啓了蓋納家族三代制表的傳統。1986年,多米尼克加入公司,並於1991 年成爲家族企業的首席執行官。

展开全文

自那之後,專注於爲奢侈品牌提供 “自有品牌 ”產品。在多米尼克的領導下,GMV積累了從技術概念草圖到制造高級鐘表所需生產流程的完整技術。GMV也於2005年獲得了 ISO 9001 認證,並在2011年獲得汝拉州政府所頒發的創新與卓越大獎。這之後,GMV在理查米爾制表產能中一直發揮着頂梁柱的作用。

Horométrie S.A.由理查米爾先生和多米尼克先生於2001年成立,主要負責RICHARD MILLE品牌的運營,並與各個地區的幾位合作夥伴共同負責全球的零售業務,以及管理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的40家旗艦店。兩位好友的合資企業後來擴大到Guenat S.A. Montres Valgine(GMV)。Horométrie S.A.佔用了GMV的大部分產能,這不僅是因爲品牌創新和獨特系列的生產需求不斷增長,還因爲支持該品牌所需的各種行政工作。Horométrie和GMV將其努力和專業知識相結合,進一步推動理查米爾腕表在全球的生產和銷售。

ProArt I & ProArt II,爲非凡技藝打下基礎

爲了進一步匹配RICHARD MILLE計時作品的生產能力,2013年4月,ProArt I工坊投入使用。新大樓採用了現代主義風格,由夏凡納(Chavanne)建築設計事務所設計,佔地3,000 平方米,與此前1950年代建築風格形成鮮明對比。

新廠房採用最先進的節能技術,配備地熱供暖和制冷系統,是汝拉州第一座獲得 “Minergie ”標籤的工業建築。在瑞士,只有使用環保材料,且能耗比當地普通房屋減少25%以上的房屋才能被授予Minergie的標志。該工廠是品牌的一個重要裏程碑,再次證明了品牌的獨立性,同時也是生產重要部件的基地。

ProArt I內誕生了非常多優秀的計時作品,比如RM 72-01,不僅是首款搭載品牌自主研發飛返計時機芯的腕表作品,同時也體現並融合了RICHARD MILLE過去20年裏積累的技術工藝。

RM 72-01白色和黑色陶瓷款

RM 72-01表盤別具一格,3個副盤分別位於2時、5時和9時位置,分別爲60分鐘計時、24小時計時以及小秒針,其指針各自爲橙色、綠色與藍色,再加上中央計時秒針的紅色針尖,營造一股明快的鮮活氣息。

再看擁有品牌獨家專利的CRMC1機芯,擁有“擺動小齒輪式雙重啮合機制”,將功能顯示、分鐘和小時的傳輸與計時碼表的秒針輪脫鉤,借此優化這款計時碼表的性能。該機制能讓腕表擁有兩個明顯優勢,一是盡管CRMC1機芯由425個零件組成,但其厚度仍舊相對保持纖薄,僅爲6.05毫米。同時,無論啓用多久的計時碼表功能,均可提供50小時動力儲存。

RM 72-01腕表機芯CRMC1

又如RM 72-01鑲鑽款RICHARD MILLE通過有Baguette(長方形切割鑽石),Snow Set(雪花鑲嵌),及Medium Set(間隔鑽)三種不同鑲嵌工藝賦予這枚計時作品自然光彩。

RM 72-01 鑲鑽款

RM 72-01鑲鑽款的誕生不得不提ProArt II工坊的作用。ProArt II是ProArt I的新擴建部分,完全用於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品牌的發展。建築佔地約2500平方米,是技術辦公室(即表殼和機芯工程師團隊)、研發團隊以及藝術和發展方向的所在地,比如寶石鑲嵌工坊所在的鑽石採購和裝飾部門就在此處。

ProArt I和ProArt II均從事表殼和許多機芯部件(如底板、橋板、螺絲和一些齒輪)的機械加工,專門生產Carbon TPT®、Quartz TPT®、Graph TPT®、鈦合金和陶瓷等復合材料和技術材料以及黃金和鉑金等貴金屬制成的部件。在這裏,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腕表的表殼以及越來越多的機芯部件,包括底板、橋板、螺釘和一些齒輪,都是在瑞士使用最先進的機器制造的。

另一體現鑲鑽工藝的作品RM 07-01就誕生於此。RM 07-01系列腕表是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女士腕表中的絕對代表,每一次的更新都會掀起新的美學風潮。例如RM 07-01雪花鑲鑽女士腕表,整只腕表就像它的名字一樣浪漫,呈現出陽光下雪花肆意飄落的景象。

RM 07-01 Snow Setting鑲鑽版女士腕表,使用“雪花鑲嵌”工藝

雪花鑲嵌的寶石看似隨興排列,但卻營造出耳目一新的獨特意境。將不同尺寸的寶石緊密排列在選定的材質上,再由工匠手工制作細長鑲爪加以固定,直到完全覆蓋鑲嵌表面爲止。寶石間的貼合必須精確到微米,因此,雪花鑲嵌讓寶石鑲嵌師的膽識和經驗得到了充分的發揮。

該系列的另一款腕表RM 07-01 Starry night則打破了傳統寶石鑲嵌技藝。傳統貴金屬鑲嵌寶石時,工匠可以使用專門工具,手工來塑造黃金的形狀,制成用於固定寶石的鑲爪。但是Carbon TPT®碳纖維完全不同,它的硬度和強度需要動用配備金剛石鑽頭的專業CNC數控機牀,才得以加工出鑽孔進行鑲嵌。而用於固定寶石的5N紅金手工打磨鑲爪則需單獨生產,然後嵌入許多不同直徑的寶石,以牢牢固定腕表的美鑽。

RM 07-01 Starry night(星夜)

出色外表下還有一顆強大的“心髒”,該系列腕表的機芯——RICHARD MILLE品牌自主研發的CRMA2,由五級鈦合金材質制成的鏤空自動機芯,具有時、分顯示,搭載可變幾何結構擺陀。

所以,RICHARD MILLE的女士腕表並不只是擁有美麗的外表,結合強大的功能,舒適的佩戴體驗才是女表銷售佔比29%的原因,這一比例在高端腕表中已屬前列。

攜手合作夥伴,打造破紀錄作品

除了強大的自身研發能力,RICHARD MILLE成功的另一個原因是會找到同樣優秀的夥伴,合作出1+1>2的作品。曾無數次引起討論的RM UP-01 Ferrari超薄腕表就是其一。

在RM UP-01超薄腕表的研發過程中,來自RICHARD MILLE與APLL的工程師共同开發出了一種採用五級鈦材質擺輪的全新擒縱結構,在保證與傳統瑞士錨式擒縱結構擁有相同安全性的情況下,顯著縮減了機芯厚度,最後曾成就了1.75毫米的超薄紀錄。

RM UP-01曽打破腕表超薄紀錄

該腕表通體採用五級鈦合金打造,搭載特殊的擒縱結構,同時保留表殼與機芯獨立的結構,可以承受高達5,000g的加速度衝擊,爲兼顧美學和實用性,RM UP-01的每一枚小齒輪、槓杆和發條都必須各司其職,以達到高效的可靠性和精准度。因此,RICHARD MILLE選擇將無法疊加的零部件,分散到更寬的平面,創造出機芯與表殼的完美共生。不同於其他腕表品牌的超薄表需要小心佩戴,RM UP-01是真正意義上適合日常佩戴的超薄腕表。

RM 27-05 Rafael Nadal浮動陀飛輪腕表

打破紀錄的不只是RM UP-01,最新推出的RM 27-05 Rafael Nadal腕表以11.5克(不含表帶)的重量及可承受14,000g的加速度衝擊,一舉創下手動陀飛輪腕表的雙重紀錄。這枚腕表來自於代表品牌創新能力與尖端工藝的RM 027系列,是該系列集技術更迭和經驗積累的第六代作品。減輕其重量是RM 27-05腕表項目不懈追求的目標, 其成果便是令人驚豔的技術參數。

機芯以具備55小時動力儲存的RMUP-01超薄機芯爲基礎, 並搭載了一枚振頻爲3赫茲的浮動陀飛輪。經PVD工藝處理的鈦合金底板採用最優的鏤空處理和手工打磨, 即便隱藏部件也是一絲不苟。橋板也由五級鈦合金和Carbon TPT®碳纖維材質制成, 重量更輕。機芯厚度僅3.75毫米, 重量僅3.79克。在打造RM 27-05 Rafael Nadal浮動陀飛輪腕表時, RICHARD MILLE不惜投入時間,機芯和表殼的設計耗時超過4,000小時。表殼採用了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與瑞士合作夥伴North Thin Ply Technology公司 (NTPT™) 耗時五年, 共同研發出新型復合材質Carbon TPT® B.4材質,其密度提高了4%、纖維剛性提高了15%、樹脂強度提高了30%。正是這些與頂尖合作夥伴的強強聯手,造就了一枚又一枚探索機械腕表極限的作品。

不妥協的研發團隊,不斷挑战制表業既定原則

實現這些功能離不开超長時間的研發和測試,這裏不得不提RICHARD MILLE的研發團隊,他們對“不斷挑战制表業的既定原則”的堅持,是品牌歷史上許多重大創新的源泉。

RICHARD MILLE團隊的制表技藝、創新欲望和對精密機械的創造力,在復雜多變的鐘表部件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他們利用先進的技術工藝、精密的機器和高貴、美麗的材料,成功地駕馭了這些部件。

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的研發團隊每次都從零开始,這是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的挑战,也是其最大的優勢。如此,每一款新產品才能是全新的、與衆不同的。

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腕表的研發邏輯爲“高定位、高投入、極致品質、低產量、高定價”,這一點用RICHARD MILLE RM 65-01雙秒追針自動上鏈計時碼表來體現再合適不過。該計時作品的研發周期長達五年,復雜程度稱得上是一台“腕上賽車”。

RM 65-01搭載了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迄今爲止合作研發的、結構最爲復雜的RMAC4自動上鏈機芯。RMAC4機芯配備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工程師开發的新一代雙秒追針機制。計時秒針幾乎消除了初始跳動的問題,也降低了機械裝置的能耗,這些都是經過大量研究、再設計和制造專用齒輪及槓杆的成果。

RMAC4機芯

當腕表停擺時,佩戴者按下8點鐘位置的按鈕,即可讓發條盒完全恢復運作,實現快速上鏈。理查米爾工程師表示,該快速上鏈裝置對扭矩傳遞水平要求很高,在五年的开發過程中,這項功能經受住了數千次的老化測試試驗。此外,RM 65-01還經歷了從模擬衝擊、墜落測試、防水、抗磁場測試到針對所有功能的10年加速老化測試,保證這台“復雜的機器”能夠經得住時間考驗。

“高定位、高投入、極致品質、不妥協”的制表邏輯成就了獨一無二的RICHARD MILLE,不妥協的研發團隊、領先的工廠配置、志同道合的合作夥伴則是獨一無二背後最大的支撐。

新聞來源:澎湃新聞



標題:非凡背後,走進RICHARD MILLE理查米爾工廠

地址:https://www.wellnewss.com/post/650050.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信息之目的,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絡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導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