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手表一年時間“跌出”一輛保時捷,二手腕表的生意不香了?

2023-12-01 08:20:05   來源:好新聞   作者: Ellison

原標題:一塊手表一年時間“跌出”一輛保時捷,二手腕表的生意不香了?

“說白了我們就是搬磚的,(將表)收進來加一點利潤賣而已……對於我們而言,價格上去、下來其實賣得都差不多。相比較以前的話現在利潤低,因爲市場行情透明,各個平台都有人在做,像勞力士一塊十幾萬元的表可能就賺一兩千塊錢。”

談及當下二手奢侈品腕表的市場行情,11月29日下午,“兔哥”對記者如此說道。

兔哥是腕表圈的資深玩家,他在自己運營的視頻號用兩句話介紹自己:三十多歲,只會玩表。在线下,兔哥的門店被多位消費者稱爲“上海最大的二手腕表店”。

上海普陀區,新會路與膠州路的交叉路口門店林立,這裏距離寸土寸金的上海靜安商圈僅兩街之隔,是普陀區的核心商業圈之一。兔哥負責的門店就坐落於此。一間不算大的店面裏,整齊擺放着兩排展示櫃,各式各樣的手表密密麻麻地鋪滿櫃面,價格從幾萬元到百萬元不等。

店裏售價最貴的一塊理查米爾腕表被擺在門店最中心的位置,這塊曾被市場炒到200多萬元的二手腕表,如今價格已經降至150萬元。

一塊腕表,僅一年時間價格就“跌出”一輛保時捷,這在業內已經不是一件新鮮事。

“退燒”的二手腕表

11月中旬,“二手勞力士和百達翡麗腕表價格下挫”的消息衝上熱搜。據多家媒體援引外媒報道,因供應增加,市場對昂貴手表的需求持續下降。今年10月,二手勞力士和百達翡麗手表在二級市場上的價格跌至兩年來新低。隨着供應量增加以及二手手表經銷商出售庫存時間增加,有跡象表明,手表市場進一步走弱。“我們看到市場下行壓力越來越大,這可能會導致價格進一步下滑,因爲經銷商降低價格以追逐銷量。”英國手表交易平台Subdial的聯合創始人克裏斯蒂·戴維斯表示。

相關報道還顯示,Subdial手表指數10月下跌了1.8%。該指數追蹤二手市場上交易額最大的50款手表的價格,彼時較2022年4月的高點已下跌42%。

時至今日,二手奢侈品腕表價格的下挫趨勢仍未出現觸底反彈的信號。

據腕表市場監測平台WatchCharts數據,截至11月28日,全球二手奢侈品腕表的價格指數較2021年3月11日的最高點已下跌近36.96%。其中,勞力士、百達翡麗、愛彼旗下腕表價格指數在一年內的跌幅分別達到8.5%、15.1%和19.1%。波士頓咨詢在一份報告中指出,上述三大品牌幾乎佔據了中國二手腕表交易一半的市場。

展开全文

圖片來源:腕表市場監測平台截圖

種種信息顯示,一“勞”永“溢”的時代,似乎一去不復返了。但在國內二手腕表從業者看來,媒體給出的時間節點並不准確。

“實際上,美聯儲加息前夕的那一段時間才是真正的高點。”鐘問分析認爲。鐘問曾在某連鎖高端時尚百貨公司擔任助理總經理,在腕表行業從業十年,業余時間還運營聚焦鐘表行業的個人公衆號,對腕表二級市場也頗爲了解。“我印象很深刻……2021年年底的時候开始漲,到了2022年的1月、2月、3月,行情有的時候一天一個價……從美聯儲轉鷹加息和縮表,整個行情又开始破裂,很明顯‘咣’地掉下來……”

“有的鐘表商之前囤的(愛彼皇家橡樹50周年紀念款),就七八個月時間,基本上一只表就能讓他‘交代’一輛保時捷進去。”鐘問向記者說道。

在任賢的記憶裏,二手腕表價格出現波動的時間還要更早一些,可以追溯至2021年。

任賢在新天地的一家二手腕表門店工作,從業十余年,其所在的門店以线上銷售爲主。任賢向記者介紹稱,在2021年探至高點後,二手腕表的價格就开始出現變化,“行情都有一些變化,也不能說完全下跌,整體沒有之前那么高,它也是一個波動。”

成百上千種腕表型號中,勞力士是市場公認保值的硬通貨。據任賢介紹,目前國內二手腕表市場,除了勞力士,其他品牌腕表價格下滑都比較明顯。

盡管二手腕表的價格出現下滑,任賢所在門店的生意還沒有出現太大影響。鐘問對記者表示,一般來說,做二手腕表生意的人都有相對穩定的客群,手表價格的浮動對客群的影響並不大。兔哥亦坦言,盡管目前生意的確受到行情影響,但“买得起的人終究還是买得起”。

鐘問把腕表市場分爲量和價兩部分來看。他向記者表示,如果從量來看,的確目前的市場是冷的,但如果從價格來看,腕表的價格其實“沒跌多少”。

以黑色陶瓷材質的愛彼皇家橡樹爲例,官方售價約80萬元的表,(二手腕表)一度漲到200萬元如今又跌回130萬元至140萬元。與前幾年相比,盡管價格出現近25%的回調,這塊表依舊是“賺”的。

誰是推手?

腕表交易江湖裏,同樣適用供需博弈、追漲殺跌的邏輯。

業內人士通常將腕表市場分爲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所謂一級市場,就是指腕表從品牌直營店、經銷商處售出,中間沒有轉過手。而二級市場,則指表的產權有轉手行爲。

“我們這幾年講二手表市場規模擴大的情況,我覺得是有點錯誤的。實際上是因爲有一些熱門品牌的熱門表款,現在你在常規的渠道买不到,才導致你要去二級市場上买。”鐘問向記者介紹稱,根據去年波士頓咨詢的報告,百達翡麗,勞力士和愛彼三個品牌在二級市場上的佔比達到50%以上。“按照以前的概念,不考慮上述三個牌子的話,基本上二手市場沒有增加多少。”

熱門品牌、熱門腕表,兩個“熱門”的背後顯現出一門供需博弈的學問。品牌經營策略之下,顧客想從一級市場購买奢侈品腕表的時間周期往往長達數年。以勞力士爲例,求購熱門表款的顧客名單一般都(排隊)長達兩年之久。

而二級市場的微妙變化,從供需天平出現傾斜开始。

據鐘問回憶,炒作腕表的萌芽,始於2017年底。“之前皇家橡樹、勞力士綠水鬼、百達翡麗部分鸚鵡螺都是打折的,從2017年年底开始,情況就不太對了,开始买不到了,开始大幅溢價了。鋼款鸚鵡螺5711A以前18萬元就能买到的表,一下子就漲到了27萬元、28萬元的位置。”

腕表上漲的行情持續到2020年,受到全球新冠疫情的影響,價格开始短暫下跌。“但其實也就跌了半年左右時間,21年整個行情大漲,21年年底的時候漲得越來越離譜了。”

記者採訪的多位二手腕表從業者都對記者表示,手表的價格沒有明顯的主導方,基本都是隨行就市。但從種種蛛絲馬跡來看,腕表價格波動的背後,品牌方的身影若隱若現。

鐘問向記者表示,在2021年底,有一件標志性事件——百達翡麗和蒂芙尼有一個合作的限量款鸚鵡螺,表殼是鋼的,只是表盤改成了蒂芙尼藍色,在紐約拍賣會上拍出了人民幣4000多萬元的價格。

這一事件也將腕表行業點燃,把行業的價格再次推上高點。拍賣是品牌方想要影響行情常用的間接手段,更直接的方法是上調腕表的官方售價,收回經銷商的代理權改爲直營,或者直接關店。

一般而言,每當瑞郎與歐元之間的匯率發生一定變化,部分品牌方會相應調整表款的出售價格。以積家的超薄月相大師舉例,兩年左右時間,這款手表的官方售價已從7萬元出頭漲到了9萬元出頭。

不過漲價是個雙刃劍。“如果還能延續21年的行情(漲價)可能是有利的,但是現在往下走的時候是扛不住的,等於流量產品被砍掉。”

另一條路,是直營。鐘問向記者分析稱,“爲什么愛彼在前兩年漲得那么厲害?就是因爲愛彼在2017年左右就开始把原來的代理商都去掉,然後自己做直營,自己掌握通路。這樣的話,其實對於他來說比較好操控市場。”

“真正的奢侈品並不是市場經濟。不是跟快消品一樣匹配消費需求去生產的,而是更像計劃經濟的配給制。熱門款的供求扭曲導致出現了搭售和溢價的現象,因此帶來了長期的話題性,而這恰恰是品牌不能明言但實際上求之不得的。”鐘問直言。

“真正下滑的是一級市場”

腕表價格行情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張經濟晴雨表。

某跨境電商銷售與品類管理總經理對記者表示,腕表行情與經濟有關,“(此前)新冠疫情起先爲什么有兩個類目起得非常快,一個是奢侈品,第二個是收藏,因爲背後的投資屬性、避險因素。”

談及前兩年行情猛漲,鐘問向記者分析稱,前兩年有一些國外的投資基金進入行業來進行炒作。

鐘問向記者提供了兩個腕表基金投資網站,記者注意到,在其中一個網站上,運營方爲投資者提供了包括江詩丹頓、勞力士、百達翡麗和理查米爾四大品牌在內的四只基金,總規模從7.5萬美金到50萬美金不等。據其宣傳資料,四只基金的24個月回報率從40%到90%不等。不過,這類網站往往魚龍混雜。“國內應該是沒有這種投資基金的,不知道是不是龐氏騙局。”鐘問猜測道。

在任賢看來,腕表價格跟二手生意其實不太掛鉤,真正能掛鉤的其實是整個市場環境。在記者採訪的過程中,幾乎所有受訪者對記者表示,如今腕表行業的降溫與當前市場環境息息相關。

鐘問向記者進一步分析表示,“但也不能說是行情冷了,熱門款是有漲有跌,我只能說一級市場銷售額,在這幾個月下降得很明顯。但是說二級市場的價格下跌,那是跟2022年3月份的頂點去比,咱們不拿高點去說,我們對比去年同期來看,其實沒下滑多少。”

鐘問表示,近兩個月,國內一級市場奢侈品腕表銷售遇冷。“商場裏面專賣店銷售跌得很厲害,很多比較核心的品牌都是腰斬,十一黃金周效應都沒有了。”

一級市場降溫,勞力士品牌也不能幸免。據公开報道,阿聯酋腕表零售商Ahmed Seddiqi&Sons母公司Seddiqi Holding首席商務官MohammedAbdulmagied Seddiqi近日表示,勞力士腕表的等候名單正在縮短,需求出現降溫。

在鐘問看來,降溫的品牌大多有着幾個共性原因:漲價過多、品牌力不足的二級豪華品牌和中低價位品牌、男性客群消費力下降等。

近兩年,受到智能手表的衝擊,中低價位的腕表銷量受挫。鐘問坦言,自2015年起,這些品牌的銷售額就已經开始出現跌幅。此外,鐘問表示,隨着消費人群的迭代,運動表取代正裝表的趨勢也讓部分正裝表的價格受到衝擊。

在這個價格與市場需求並不完全透明的市場裏,二手從業者是行業內對價格最爲敏銳的人。

一些變化已在行業內悄然發生。“之前還有經銷商直接從一級那裏拿貨,當做二手來賣,現在幾乎沒有了。”提及目前市場的變化,任賢說道。

對此,兔哥補充稱,“主要看有沒有錢賺,專櫃裏面拿出來的價格在他們的市場賣掉,如果有得賺還是會有人去拿的,沒得賺都不拿的。”(文中受訪對象均爲化名)



標題:一塊手表一年時間“跌出”一輛保時捷,二手腕表的生意不香了?

地址:https://www.wellnewss.com/post/530268.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爲,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導讀
推薦